您的位置:趣读屋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阴阳之力本源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阴阳之力本源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错误/举报
    陆笙的脑中顿时一震,眼眸中瞬间闪动着精芒。

    步非烟所说的,也是陆笙曾经想过并疑惑过的。陆笙和其他人的想法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从未怀疑过将来自己会不会成功。这个自信,是建立在罚恶令从未让他失望过的前提。

    要是没有罚恶令,要是没有背后强大而神秘的师门,陆笙早就死了。或者,并不是如此,而是没有这个底气的话陆笙也许根本不敢去趟这趟浑水。

    背后有人,手中有牌,陆笙的腰杆子才敢这么硬。

    要没这些底牌,陆笙敢和冥皇硬碰硬的干?不可能的。

    但陆笙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的底牌,甚至吹过的牛逼也一一实现了。可是,陆笙背后的强大似乎没有人有过一个直观的猜测,甚至都没有引起别人的重视。

    这是不合理的!换了陆笙的话,要出现一个人,拿出过无穷无尽的底牌,不把他调查的底朝天绝对不会对他出手。

    但在自己身上,却存在感极低,很多人当时惊叹,转眼间就会抛在脑后。

    万事皆有前因后果,听了步非烟的解释,陆笙这才恍然,也许从一开始玄门就给自己加了一层保护色。既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又能让自己猥琐发育。

    “夫君,在以前我也只是觉得夫君的师门深不可测,却并没有去细想怎么的深不可测。而现在,我细思起来尤为庆幸。

    老天让我在最好的年岁遇到了最好的你,承蒙夫君不弃娶我进门,背有如此参天大树,乃烟儿三生之幸。”

    “亦是我的三生之幸。”陆笙淡淡一笑,却是由心而发。对步非烟,陆笙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妻子完美如此,夫复何求?

    “海皇受此一剑,已经不成气候。我们回去吧……”

    “好……”

    轰隆隆——

    陆笙的话还没落下,突然间天地震动,眼前的海面瞬间翻涌了起来。

    而脚下的海面,更是平地高涨,眨眼间就抬高了一丈高度。

    “海皇!你当真还要如此!”步非烟顿时冷声喝道。

    “凤凰,你不惜发宏愿斩我一剑,这口气本皇实在咽不下。今日我输你一剑,但本皇要做的事谁也无法阻拦。

    要么,你入海界与我一战,要么,本皇发动四海之水水淹大地!海界之门已为你打开,要么一战,要么生灵涂炭!”

    轰隆隆——

    海面不断的升高,海水淹过神州海岸线的堤坝向大地内陆涌去。

    原本已经内迁数十里的百姓们以为总算可以安顿下来。但很快,无数飞鸟冲天而起,急速的向西边逃窜。

    “怎么回事?这些鸟儿……有古怪啊?”

    “心底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不好……发大水了……大水……”

    通南城墙之上,居高眺望的玄天卫突然脸上大变。远处的隐隐白线,正在快速的涌来。

    “大人,快让百姓后撤,往狼山撤——水,大水来啦——”

    “快——打开西城门,全城百姓立刻撤!”

    虽然命令下达的很及时,但人又不是飞鸟,单凭两条腿如何能跑得过洪水?

    海面疯狂的上扬,海水疯狂的涌起,这是海皇的本命神通,就算步非烟也无法阻止海面的升起。而相对于无穷无尽的大海,神州大陆就像是海中的一艘大船。四海之水倾泻而下,不需要三天整个神州除了西部高原之外其余的都将被海水吞没。

    但神州生灵人口基本都集中在东部低原之中。换而言之,根本不需要三天,只需要一天狂涌的海水就能吞噬掉神州一半的土地,能让神州近七成的百姓丧生于洪水之中。

    这是屠杀,而且还是无力抵挡的屠杀。

    除非……将海皇斩杀!

    看到这一幕,陆笙的心跳瞬间停了半拍,手中的羲和剑都在剧烈的颤抖。

    “烟儿,怎么办?”

    “既然海皇已经下了战书,我岂有不战之理?”步非烟神情冷漠的说道,轻轻踏出一步,向海界之门走去。

    看着步非烟的背影,陆笙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慌,他有一种感觉,步非烟一旦踏入海界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是冥冥中的一众直觉,也是陆笙感应到步非烟身上的决心。

    在海界海皇是无敌的,哪怕被步非烟斩了一剑也是无敌的。就好像在冥界的冥皇,当年道主只身入冥界,后来道主回来了,冥皇陷入了沉睡。

    看似,道主赢了。可现在呢?冥皇又好好的苏醒了,但道主在哪里?神的领域,神的国度,不只是主场的问题。

    在海界,法则只有海皇的法则,海皇既是选手,又是裁判。步非烟就算修为再强,但也顶不住裁判的降维打击。

    步非烟心底也非常清楚,能赢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次的机会只在一招。

    凤凰涅槃!

    恢复神力,觉醒神格,但步非烟始终还是步非烟。一个女人,一个妻子的伟大,她可以为丈夫付出一切代价。连成为永恒之神的气运说不要就不要,为陆笙守护苍生而舍生忘死,她一样能做得出来。

    神州之上的百姓,步非烟并不多么在乎,但陆笙的一切她都很在乎。

    步非烟似乎意识到,这一劫对陆笙很重要。能度过这一劫,陆笙大道可期,而无法度过这一劫,大道无望。

    这一劫,不仅仅是生或者死,而是拯救和无力。

    如果不能阻止海皇水淹大地,不能阻止大地生灵涂炭。这些死在海水下的生灵,将化作枷锁将陆笙拖入无尽深渊。

    陆笙的心境,将留下一道永远无法弥合的裂痕。

    这一刻,步非烟的灵台空明。这一刻,她冥冥中仿佛看到了一个选择。要么,陆笙拯救苍生功德成神,要么,陆笙就此错失大道机缘此生都在遗憾和懊悔中度过。

    但现在,能帮到陆笙的,只有自己。

    夫君,也许我能为你做的,最多如此了。

    轰——

    步非烟身上突然炸出一团火焰,火焰炙热将步非烟包裹,一只巨大的五彩凤凰虚影在步非烟的周身渐渐涌现。

    “烟儿——”突然,陆笙叫住了步非烟。

    “嗯?”

    “烟儿,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么?我手中的羲和,乃天地间至阳仙剑,你手中的望舒,乃至阴之剑。羲和望舒,乃昆仑琼华派的镇派神剑。

    当年昆仑琼华派为了举派飞升,用羲和望舒双剑网缚整个妖界,疯狂掠夺妖族的资源。此双剑,可以网缚一个世界。”

    随着陆笙的话,步非烟的眼眸顿时亮起,低头看着手中的望舒剑,“夫君的意思是,双剑合并,可以网缚海界将其镇压?”

    “我猜如此,否则,我不信师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万事绝境,必有一线生机。而我所能想到的一线生机,就是网缚海界。”

    说着,陆笙周身的仙韵疯狂的涌动,无穷的神力涌入羲和剑之中。随着神力的涌入,羲和剑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周身赤红,红的绚丽。

    步非烟看着陆笙,也将自己的神力灌注望舒剑之中。到了这一刻步非烟才意识到以前自己是多么小看了望舒剑。

    望舒剑绝不是她之前所理解的那些神兵所能比拟,无论步非烟注入多少神力,望舒剑都能承受得住。承受了步非烟的神力之后,望舒剑的剑身突然绽放出绚丽的白光。

    如星夜清澈的月光一般夺目,望舒剑的月光大涨,突然间颤动发出绚丽的凤鸣,几乎同时,两道飞剑腾空而起,陆笙和步非烟也被飞剑带着升上天空。

    都不需要陆笙步非烟做任何事,两柄仙剑瞬间被法则包裹,当两道飞剑在天空中交汇。轰的一声,一道恐怖的力量从两柄剑之中激荡而出。

    阴阳法则之力瞬间从两柄剑之中喷涌而出。

    “怎么可能?”玄黄光芒之中,鲁夫子满脸惊诧的看着阴阳之力喷涌而出,几乎笼罩了整个世界。

    “真是……出乎预料呢……”火山之巅,九幽怔怔的看着天空荡漾的阴阳法则。美丽的眼眸中也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惊骇。

    “阴阳法则的本源,竟然会藏在两柄剑之中……简直……简直在开玩笑……”

    “主人,什么是阴阳法则本源?很厉害么?”

    “厉害?你懂个屁,大道之中,有六大本源法则,每一个本源法则都能改变世界的天道法则。

    六大本源法则分别是,天地之力,当年被道主所得。玄黄之力,此乃功德之光至今没出现过。宇宙之力,洪荒之力也是如此,至今没有人得到过也从未出现过。

    下面的就是生死法则,所掌握者就是我九幽女皇。最后一种阴阳之力……我以为本源法则应该是真神神通,只会归真神所有。可谁又能想到阴阳法则的本源竟然会在两柄神剑之中。”

    “哦!”

    “哦是什么意思?本皇说了这么久,你就回复一个哦?”

    “那个……属下愚钝,不明白这些东西,所以只能哦了。”

    “你怎么不去死?”九幽无语的看着身后那货。

    “阴阳法则?阴阳法则?怎么会是阴阳法则……可恶,可恶——”海皇看着天地中荡漾的阴阳法则,愤怒的咆哮。

    本来以为将凤凰骗入海界,海皇凭着主场优势可以封印凤凰。但事情的发展却彻底的超出了他的预料。被步非烟发天道宏远斩了一剑也就算了,从未出现过的阴阳法则本源竟然也出现了。

    马丹啊——

    “既然如此,你也别想有的好……本皇就算拼着海界不要,也要拉整个人界陪葬——”

    轰——

    万米巨浪突然卷起,这一道巨浪一旦冲向神州大地,一半神州就会瞬间被吞没。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