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读屋 > 女生频道 > 女配修仙血泪史 > 202 极北之地

202 极北之地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错误/举报
    春光明丽, 鸟语花香,即便是一行人各有心事,也不由自主的松快起来。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寻回上届妖王天狐的尸首,如今一行人有着身负重伤半人半妖的苍空, 灵力被封毫无法力的萧睿与清凡,所以负责安全与行程的只有杨文修与柳依依两个人了。五人为了隐蔽行踪, 遇到妖修与魔修得地盘,能绕就绕所以就在这日头高照的时候, 来到了这一处黄石山。

    黄石山是北去,绕过各方势力范围的一条必经之路。多年以前,妖族舍长老为了防止其他妖族与魔族打九尾天狐尸首的主意早早就将古阵法入口处封了起来,苍空多年帮他收集修士之血才推断出,他将这极南之海的入口转到了对应的极北之地。苍空摸了摸脸,笑道:“这下到是还便宜了我们, 若他不是这么麻烦费劲心思换到极北之地, 在茫茫凶险的南跃海里寻找一处古阵法, 那可真是大海捞针了。”

    萧睿点头附和道:“确实如此,查探北地多年前哪出有异像必然就能找到入口了, 只是, 极北之地的贺若家族,非正非邪,并不是容易打交道的人, 估计那条蛇怕是打这个主意才将入阵口改到极北之地了。”

    杨文修摆了摆手, 笑道:“起码他们是人就行, 我最讨厌那些稀奇古怪样子的妖怪了,只要是人就可以好好说嘛。”

    清凡听到这话,瞧杨文修瞥了一眼,取笑道:“原来你对艳遇那只獐子精的事情还念念不忘呢?”

    柳依依急忙追问道:“什么艳遇?什么艳遇?怎么遇的?”杨文修拉着她的手,愁眉苦脸道:“依依,你就别问了。”一手捂住脸哭道:“那只獐子臭死了,早知道我就让陈宇平扮书生了,下次再也不敢抢这种活了。”

    苍空饶有兴趣的问道:“是不是风流俏寡妇私会情郎那一出?”

    杨文修将手放了下来,问道:“师傅,这你怎么能都知道了。”

    苍空哈哈大笑几声,清清嗓子,说道:“那獐子精原来是你们杀的,到是帮了我们的忙了,可知道那舍老怪,专门扮做道人去诱那獐子精吸食人血,虽不知道这獐子精与他有什么用,但这獐子精死了,麝还被人拿走了,到是让他生了好大一场气。想必是极为有用处的。哈哈,做的好,做的好。”

    杨文修听罢得意的笑道:“过奖过奖,我就是想着路见不平呗。”

    李清凡瞧着他,与柳依依耳语一番,二人便笑着停不下来。杨文修不敢找二人麻烦,怕清凡大声又说出什么来,朝着在旁边微笑的萧睿嘟囔道:“她们笑,你也笑,怎么就这么没男子气概呢?”

    萧睿微微瞧他一眼,指指耳朵,偏头笑道:“没办法,我耳朵尖,她们说杨兄当时那英雄气概的时候不小心听见罢了。”

    杨文修听罢又捂面哭去。

    黄石山,顾名思义,此地山石多为黄色,虽然也有不少树木,但是黄色的荒石也多,此山不高,景色颇有些野趣,但与其他名川相比却是灵气不足的,但就是在这样一座黄石山里,他们遇见了一位高人……嗯……‘上古高人’。

    一行人行至此山最高处时,却看见一身黑袍遮住半边脸的老者坐在山顶的一小土丘上,一直仰头看着天空,等他们靠近之时,才长叹一口气,转头朝几人问道:“本巫观此天象,现在却没看到玉衡星,你们可知这是为何?”

    一行人,听到这句问话,一起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沉默着……

    那黑袍人,见几人答不出,了然的笑了笑:“这是上天在预警我,现在有不该来的人已经到了,故而不让我见玉衡罢了。所以……”他潇洒的甩了甩衣袍,指向他面前不远处的一个粗糙的石盆,留下一些鲜血祭山,便快快下山去吧。”言毕,他又闭上眼了。

    良久,在几人瞩目下,那黑袍人偷偷眯着一只眼睛,自以为隐蔽的瞅了瞅那石盆,瞧还没见血呢,便慢条斯理的又抖了抖衣袖,睁开眼睛,开口道:“不是和你们说了吗?玉衡星被遮蔽,让你们几人流点血,也不用多,快快祭山,怎么还不动呢?难不成要本巫来动手吗?”

    杨文修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是巫者?巫者不是上古才有的吗?”

    那黑袍人不答,但脸上那得意的表情早已帮他回答了。

    李清凡与柳依依瞧他那样,相视一笑,便开口道:“巫者,这上天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到来才让你看不到玉衡星的,他是专门让我们来和你说一声,若想见玉衡,等到晚上在观天象吧。”

    那巫者,转了转眼珠,咳了几声个,气急败坏道:“小女孩懂什么,快快献血,你们不懂,不懂。”

    苍空揉了揉眉心,低声朝几人说道:“此人是树妖,在此处收集修士之血,还是我选的人选,当时只顾着好玩,顺便挑几个不中用的膈应舍老怪,没想到估计他们把他都忘了,现在倒是膈应到我了。

    那树妖见几人还不动手,又哇哇乱叫:“一个个人模狗样儿的,连点血都舍不得啊,以后怎么修大道,瞧你们那样就知道哪家小门小派的,别怪我说,一看就是没见过多少世面的,所以你们啊……小家子气,小家子气,你们知道不知道,上次来了三个清源派和三个清风谷的,人家一看就大家出身啊,话没说几句,马上就明白了这祭血的意义,哪里像你们这几个臭小子,几个小丫头这么无知,还和我讨论什么观星,哈哈,真是可笑真可笑!老夫活了几万万年了,眼光最是独到,人家那六个人啊,一看就是大道必成的人选,你们呀,要多学学人家……你们慢慢听老夫说啊……先从两万年前啊,观星术还是我师父的……”

    苍空堵住耳朵说道:“快走快走,别理他,他胆子比针还小,从不敢动手,一点血都没收来过,口才又那么差,却是最啰嗦的,说话还最能气人,和他计较真是赢了也受气,走。”

    几人连忙越过黑袍树妖下山去,那树妖眼见几人要跑了,话却还没说完,急着想追过去,却又放不下旁边那个石盆,又喊道:“慢点,慢点,等我拿好盆,好好和你们说道说道……”

    他话音还没落,几人早就跑的不见踪影了……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