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读屋 > 穿越重生 > 论神殿的建立 > 803、风月剧场

803、风月剧场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错误/举报
    测试,    请刷新,    欢迎加入本友群,敲门请输1,咨询请输2……        地球xiao姐的口味还真诡异啊!不过,    她好歹总算是挑了一个……

    “没问题,”领班摊开手,    脸露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3763号。”

    宁和转头又去招呼郑雯雯:“郑xiao姐呢,    有没有合意的?”

    郑雯雯恬不知耻地说:“其实我最中意你,领班先生?”

    “可惜我没执照。”领班先生微笑着说,    “其次呢?”

    郑雯雯遗憾地“唉”了一声,但也没办法强迫领班,    依旧笑嘻嘻地说:“那也没办法,其实我这人多不挑剔的,你给我介绍两个和你长得像的也行,我现在就中意你这款的。”

    “好啊”宁和好脾气的保持着笑容说,“我一定给您挑两个最像的,让xiao姐玩得高兴!”

    宁和转头交代了包房的侍者几句话,    侍者微微鞠躬退出去,    很快带了两名高挑白皙的侍应生进来,果然相貌跟领班先生有几成相似。

    “不打扰两位的雅兴,xiao姐们玩得高兴。”

    于是领班先生告辞离开,导游杰克也知趣地躲去门外吸烟。

    包房里一时安静下来,顾晗晗偏过头观察坐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仔细看他的脸——轮廓分明,    五官有着类似于希腊神话人物雕像立体感,但他的头发和他的眼珠一样,都是明亮的黑色,柔顺地沿着发际的轮廓修剪到耳后,露出他方圆饱满的额头,和男人味十足的眉眼。顾晗晗判断,他应该是有闪米特混血的东亚亚种后裔。

    他的鼻梁是英挺的,嘴唇是沧桑的,下巴是性感的。这是个好看的男人,好看而有故事。他略微颦着眉头安静地坐在那里,偶尔抬头看一眼顾唅晗,目光就照进里了顾唅晗的心底。

    即使以顾唅晗这样年轻而不解世事的少女,也能感觉到这男人的目光里充满里了复杂而晦涩的情绪。绝望的,犹疑的,却又惊喜的,他像是陷入了他自己的思绪,又像是在考量与思考顾唅晗。

    他对我是有期待的!顾唅晗肯定的想。

    可是,他能期待我什么呢?

    顾唅晗有些苦恼地挠挠头,心想:或者他只是希望我多喝两杯酒而已,不是说要靠客人买酒的提成才能有钱拿吗?

    于是,顾唅晗怀着“满足他吧,反正外星的酒很便宜,我还完全负担得起”的心情,向男人提出要求:“能给我倒杯酒么?”

    “哦……当然——”男人愣了一下,然后才拿起酒瓶。很明显,这是一个敢于在工作中走神的侍应,但并不十分让人讨厌。顾唅晗始终认为,男人思考时远比卖弄花言巧语时更迷人。按照郑雯雯的说法,就是“那该死的无可救药的恋父情节。”

    “如果我投诉,他们会对你怎么样?”顾唅晗故意问男人,“我的意思是说你明显心不在焉。”

    “这个还不太清楚,因为我第一天在这里工。”男人一边向杯中倒酒一边说,“不过,应该会非常糟糕。”

    于是,顾唅晗笑得像一个邪恶的魔女:“那么,我们来投诉吧!”

    男人看了顾唅晗一眼,没有停手继续倒酒:“别开玩笑了,你才不可能这么做呢!”

    顾唅晗挑眉:“你还真是自信哪!”

    “因为我正在想您哪,亲爱的xiao姐。”男人注视着顾唅晗说。

    “别急着勾引我,先生,”顾唅晗看着男人将酒杯添满,舔了舔嘴唇,“您还真会找借口。”

    男人一本正经地说:“没错,xiao姐,我正打算勾引您呢。”

    顾唅晗顿时笑得前仰后合:“好吧,如果告诉我名字,我就原谅你。”

    “您可以叫我安东尼。”

    “一听就是万恶的花名!”顾唅晗不无毒舌的发出评论,并且追问,“你真实的名字呢?”

    男人苦笑一声,说道:“他们还建议我叫罗宾。”

    “那你还是叫安东尼吧!”顾唅晗一口气喝干了酒杯,男人又给她添了一杯,顾唅晗又喝掉了。

    男人——安东尼皱眉,说:“地球的xiao姐们喝酒都这样狠么?”

    “不,”顾唅晗笑,“我想只是因为它价钱便宜。x粮液更健康美味,可没谁能把它们当水喝。”

    “水也是非常昂贵的饮料,亲爱的xiao姐”安东尼提醒说。

    顾唅晗抱怨:“你们外星人就是没有幽默感。”

    安东尼一本正经地说:“您真可爱!这更加坚定了我要勾引您的决心。”

    顾唅晗一怔,然后笑了起来:“这就是诚实的回报么?难怪从幼儿园开始,人类的工程师们就屡次教导我们说,诚实的孩子有糖吃。我真后悔没早听他们的。”

    “现在听也不晚。”安东尼又给顾唅晗倒了一杯酒

    “说实话,我现在真怀疑你是在灌我酒。”虽然这样嘀咕着,顾唅晗还是端起了酒杯。

    她转头看郑雯雯。她的伙伴正被那两个领班先生极其神似的美貌帅哥一左一右地簇拥着。她们三个人正在玩一种夜店特有的骰子游戏玩得很开心。这种骰子游戏是将三粒骰子放进骰盅,反复摇动后猜大小,比输赢。如果郑雯雯输了,就喝一杯酒。而如果两位男士输了,他们就要脱一件衣服。

    顾唅晗看得很有些眼热,于是向安东尼建议:“不如我们也来玩游戏吧?”

    安东尼黑色的眼珠向不远处的三人一瞥,然后认真地问:“这会对我勾引您的目标有什么好处么?”

    “哈,虽然知道你是在逗我开心,但是听起来真的蛮开心嘛,”顾唅晗举起杯,“为什么我们不干一杯,总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喝,多没趣。”

    安东尼慷慨地举杯,顾唅晗干了,然后安东尼却只抿了一小口。

    “诶呀,”顾唅晗大声抗议,“灌你酒可真不容易啊,我们还是玩游戏吧,我想肯定有好处。”

    “如果您指得好处是指让我脱衣服的话……”安东尼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拿过来了一套骰盅。

    “傲慢的家伙!喂,我可是经过无数实践检验的有着逆天运气的——诶,我说你们没有岗前培训们,不是说投色子都有漂亮的花式表演看么?”

    顾晗晗吃惊地看着安东尼一脸平静地将三颗骰子扔进骰盅,然后就用单手的三根手指卡住骰盅,很随意地摇晃了几下,然后停手,将骰盅扣在桌。

    “开大还是开小?”安东尼用一根手指搭在骰盅,问。

    “你这样做侍应太不敬业了,幸好今天碰见我,”顾晗晗小声抱怨着,然后随便蒙了一个:“大。”

    骰盅打开,一二三,是小。

    “偶尔总有运气女神不在家的时候,”顾晗晗喝掉一杯酒,满不在乎摊手道:“再来就好。”

    安东尼没有任何不同意见,一口气再来了五局。结果很悲催啊,顾晗晗五局全部都输掉了。

    “咦,我难道碰见深藏不露的高手了?”

    愿赌服输地干掉第六杯酒,在第七局开始之前,顾晗晗质疑道:“你肯定是作弊了!这个骰盅一定有机关对不对?不然我怎么可能连着六局都猜不中?我的运气明明那么好的!”

    安东尼想了想说:“也许你家幸运女神今天出远门了?”

    “胡说!我家幸运女神最乖乖女,从来不会夜不归宿!”

    “那么,你来?”安东尼很大方地把骰盅推过来。

    顾晗晗抓起骰盅里里外外检查了好几遍,啥机关也没发现,不由小声嘀咕道:“难道老娘的人品真得被败光了?”

    “还玩么?”安东尼问。

    “当然要玩,我可不能就这么认输了。”顾晗晗吧骰盅丢给安东尼,“还是你摇我猜。我才没那么傻呢,你一看就是个高手。电视演的,高手都会什么听风辨位。我这一摇,你那就知道是什么点儿,我还不得百赌百输?还不如你摇我蒙呢,摇好的点总不可能再变了吧,凭运气蒙下去总有赢的时候。”

    安东尼心想:电视剧果然是毁掉未成年人智商的头号杀守!

    旁边顾晗晗继续骄傲的贩卖某种贵族理论:“我们地球人即使是要讲究情调的,给了钱就急冲冲地要求男人脱衣服的从来都是外星土大款!”

    安东尼默然:等你长大了就知道这些都是胡说八道,孩子。外星土大款的做法才是宇宙的真谛……

    “再来!我就不信今天脱不下你衣服来!”顾晗晗用力在沙发垫子磕打着黄金酒杯,发出豪言壮语:“不就是喝酒么?老娘豁出去十杯换你一只袜子!姐我有的是钱!”

    所以说人都是作死的!安东尼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拿起骰盅,缓缓地吸了一口气,手异常稳定地摇动起来。

    然后一局两局三四局,五杯六杯七八杯。安东尼以异常稳定的发挥成功地捍卫住了自己的袜子,而顾唅晗也成功地创造出了自家幸运女神连续二十局不在家的记录。以至于房间里的酒都被她喝光了,不得不临时叫服务生。

    侍应生眉开眼笑地推着小型吧台进房间来添酒。顾唅晗捧着正被某种奇妙感觉一波接着一波凶狠攻击的脑袋,冲着安东尼嚷嚷:“这不科学。”

    “这没什么不科学的。”

    安东尼这么说着,将三只骰子从骰盅里取出来扔到桌子,手指屈伸像演奏钢琴一样在桌子的边缘轻巧而快速的弹动。

    于是,顾晗晗目瞪口呆地看见,桌面中央绝对不会和安东尼的手有任何接触的三个骰子以无比诡异的姿态跳跃到半空,做出一连串匪夷所思的运动,然后重新落回桌面翻出三个鲜红的一点。再然后三个二点,三个三点……直到最后三个六点——

    “这不科学!”顾晗晗哼一声,重复道。

    就算以顾晗晗十节课物理课里虽然不敢逃掉八节,但想法设法排除万难也要逃掉六节的水平,她也知道这是完全违背物理学的基本原理的,是跳大神,是搞封建迷信。

    “这没什么不科学的。”

    安东尼再次重复说,但这一次,他的语气里些微带了少许讽刺:“肌肉收缩基因正向变异带来的物理系超能力,能力拥有者能够以几何级数放大人体肌肉收缩运动时的力量爆发强度以及力量运用的精确性和灵敏度。”

    顾晗晗张大嘴巴,半响才大声叫道:“快来看哪,雯雯,这儿有一个**的异能者!”

    顾晗晗一脸茫然:“马尔斯,欧格拉,那是什么国家,在什么地方?”

    “在银河的另一侧,宇宙的尽头,距离地球有十万光年吧。”导游杰克一脸的不可思议,“虽然是很遥远没错,但马尔斯和欧格拉是宇宙第一和第五强国啊,年轻美丽的xiao姐,您真不知道么?”

    “……不知道,我地理成绩一直很差。”顾晗晗嘴巴一扁,说道,“好吧,那他们为什么掐起来?谁赢了?”

    “好像是为了争夺新一届《地球保留地公约》缔约国会议的主办权,”导游杰克挠了挠头,“我看时事评论说……”

    “能不能不要在跑题了!特别是你,顾晗晗,不要问东问西!”郑雯雯急得抓耳挠腮,在一遍插嘴,“能不能说重点,只说重点!”

    “啊,没错,年轻的女士,美丽的主人。”导游杰克裂开嘴巴,“重点是欧格拉输给了马尔斯,也就是说有一大批天之骄子不幸变成了马尔斯的俘虏。那可是以长腿翘臀闻名宇宙的欧格拉军人啊,身材一级棒!女士们,你们的运气的确极好,第一波今天天正好到岗。”

    “那你还在等什么,怎么还不出发?”顾唅晗和郑雯雯异口同声地说道。

    穿梭机“倏”地加速,穿过一片波斯风格的宫殿,进入到一爿罗马风格的街道,折过几个弯,最后缓缓降落在一座仿佛决斗场的圆形建筑前。他高大的穹顶立着一只凶狠扑腾翅膀的老鹰雕塑。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快乐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错误/举报